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儿子未成年
儿子未成年

儿子未成年

那是今年春天的晚上,你刚从大陆回来,坐在回家的计程车上,袋子里面装了给老婆买的手表和皮包,给儿子买的大叠盗版院线片DVD。去大陆五年了,每年就只回来个几个礼拜,这次要不是因为总统大选,你还不会多放这一个礼拜的假呢。

  你的老婆是我们中学时代的梦中情人,记得我以前还曾经偷拍过她的相片拿来打手枪,只是没想到最后居然被你这个家伙给泡到了,生了一个现在正在念高中的儿子。

  五年前你去大陆的时候,大家都想不到你居然肯舍得下你那如花似玉的老婆和正在念国中的儿子,在老王的海鲜摊上,你这么说﹕「干恁娘,还不是为了几个鸟钱。」没办法,这种年头,钱在哪边,人就得跟着跑,妈的,想起来跟追着母狗跑的狗公一样。

  呃,回头想想,我们这些臭男人的一生跟狗公还真的差不多,二十出头的时候挺着根老二到处把妹,到了快四十岁,老二没那么硬了,还是跟着几个钱到处跑,想起来搞不好还没有柯赐海养的野狗幸福,至少野狗想打炮不用问老婆脸色。

  你回到家里,家里居然没有人在,桌上没有饭菜,你只好去巷子口的便利商店买泡面吃。这不用说心里是有点干的,你在大陆拼死拼活,每个月汇十几万回来给老婆小孩,居然回家连点冷菜剩饭都没有。

  晚上十点,老婆开车载着儿子回来了,说是载儿子去补习,你看着这对母子,气就消了一半,有啥好气的呢,儿子成绩好,老婆贤慧漂亮,就算操死了又有啥遗憾,男人嘛,出外奋斗不就是为了一个家吗。你开心的看着十六岁的儿子赖在妈妈怀里撒娇。

  不过在你搂着老婆亲她脸颊的时候,你感受到一股恶狠狠的眼神从你那读高二的儿子双眸中射出。你并不以为意,儿子在叛逆期,你没空陪他,心里难免愧疚,所以他想要的你都尽量满足,不但给他读昂贵的私立高中,举凡什么乔丹球鞋,照相手机,数位摄影机你都买,在国外出差也常常买一些小玩艺回来给他,虽然说你觉得儿子跟你越来越疏远,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你得打拼事业。你相信等他自己养家活口的时候就会明白这一切,跟你当年一样。

  在家里呆了几天,你总觉得这个家好像没有你容身之处一样,晚上躺在老婆身边,想找老婆来一发,老婆居然说身体不舒服,虽然你跟我们这群死党再一起的时候满口粗话,可是对老婆却是温柔体贴,所以你也只好放弃。反正儿子也生了,几个月没抱老婆都在过了,多几个月不抱也不会怎样。

  全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老婆和儿子聊电视节目,偶像明星聊得开心得很,可是你一句话也插不上嘴,晚上想看看正热的选举新闻,儿子也要转去看棒球比赛。

  所以你只好找我这从小一起挖地瓜,摸香肠,偷看女生尿尿的死党出来喝酒。

  你一边骂现在的政府鸟,因为他们要你多花一趟机票钱,一边说儿子老婆把你当隐形人看,不过这跟我们以前边背三民主义边骂三字经一样,骂骂就算了,还真能怎么样吗?票投下去,该谁干就谁干,他们当他们的官,我们过我们的活。

  老婆小孩爱怎样就怎样,我们准时交钱回家就是了。

  你我喝酒喝到半夜两点,我回家的时候,老婆把房间门给上了锁,我只好乖乖去睡谢谢,蚊子有点多,不过还好,反正酒喝多了,睡着了也就没事了。

  而你回家的时候,你老婆不在房间里面,儿子房间的灯却是亮着的,房门轻轻掩上,并没有关,你从门缝里看过去,却看到你这辈子最不愿意见到的景象。

  你的老婆正趴在儿子的书卓前,裙子被掀起到腰际,你买给她的高级内裤被脱在地板上,身上的针织衫被拉高,两颗乳房被儿子的手握住,两条腿杈开,露出湿淋淋的阴户,而你那十六岁儿子的年轻肉棒正插在你老婆的阴户里,大力的抽插着。

  「啊‥儿子‥‥你好棒‥‥妈妈‥好舒服‥」你老婆喘息着。

  「妈‥‥我爱你‥‥我这次一定会用功的。」你儿子说着,年轻的肉棒在阴户里面抽插,发出淫媚的水声,母亲丰满的臀肉和儿子结实的腹部碰撞,发出让你疯狂的声响。

  在那一刹那,你觉得你辛苦建立起来的人生,好像一下子变成碎了一地的玻璃镜,而镜子里面全是你的儿子和你的老婆做爱的影像,你也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生气,身上的血液似乎冻结了。

  「儿子‥‥快‥‥妈妈要到了‥‥」你老婆喊着。

  「妈‥‥我还没有‥‥你忍着‥‥」儿子说着,挺着腰没命的插着你的老婆,老婆雪白的后颈变成粉红色,你知道那是她到了高潮时的反应。

  你冻结的血液这时变成了熊熊岩浆,于是你冲到厨房,拿出菜刀,冲到儿子房间,你儿子这时正好把龟头顶到阴道的最深处,你老婆的肉穴紧紧夹住他的肉棒,他年轻火热的精液大量的喷进你老婆的子宫里,一副要帮他自己添一个弟弟还是妹妹的样子。

  「干恁娘!!!」你高举菜刀,冲进儿子房里。

  我接到警察通知到警察局时,你一言不发的被铐在墙上,昨晚还油光乌黑的头发,这时候却散乱而满布白发,我问你话,你回都不回,一双眼睛里面好像还是那些散落的玻璃镜。

  唉,老哥,人人都读过「悔叫夫婿觅封侯」,谁知道世上有我们这些「悔为妻儿拼生死」的烂货,咱们天生命贱,对吧,我可怜的老兄弟。

  【完】